历史是一门学术,有着科学的精深

德国哲学家威廉·文德尔班说过:“人是有历史的动物”;史学的起源,是非常古老的。 商代祭祀的时候人们就把国之大事记录在甲骨上,也就是今天的甲骨文。 历史是一门学术,有着科学的精深。北京四中的石国鹏老师说过:“数学和历史是最需要罗辑思维能力的两个学科”。历史之所以明智,就是因为很多历史结论我们永远无法证伪,所以只能靠我们自己的逻辑推演,否则历史于我们就真的变成了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了。 我们都听过周幽王的烽火戏诸侯的故事:

西周昏君周幽王为博取爱妃褒姒一笑,不惜点燃烽火台,各地诸侯赶紧率兵来援,结果发现被戏弄了,褒姒看到大军挥来及去十分好玩,不禁嫣然一笑。结果等到西边犬戎军队打来时,周幽王赶紧点燃烽火台,但是诸侯都不相信了,无人率兵来援,犬戎最终打下镐京,杀死周幽王。

这个故事出自司马迁的《史记》,虽说被正史记载,但是经过逻辑思维的推演就会发现这是个凭空捏造的故事。西周的政治中心镐京大概位于今天陕西西安,镐京的一把狼烟时无法让河南、河北、山东、山西的诸侯同时看到的。就算看到了,以当时的行军速度,山东的军队到达镐京要走上几个月,周幽王和褒姒怎么站在烽火台上等几个月呢!所以,钱穆先生因此称司马迁的这一记载为“委巷小人之谈”。

《旧唐书·魏徵传》有云:“夫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史为镜,可以知兴替”。然而多知道几个历史小故事,也只能在撩妹时候增加谈资罢了,并不能让我们知更替。只有在读历史的时不断思考、质疑、举证,我们才能变得更加明智。

对于某个历史现象,要从社会阶级、封建制度、宗教、民族、人口、官制、文化差异等全方面论述。完成这个过程,就是对那段时间的世界全面了解的过程。历史明智,是因为我们用了研究学术的严谨态度。

历史也有艺术的魅力

历史不仅有学术的严谨,也有艺术的魅力。宙斯与谟涅摩叙涅所生的缪斯克利俄,是一位司掌历史的女神。 在中国也流传着”造字神“的传说。仓颉造字之后:”天雨粟,鬼夜哭“。文字发明的重大意义在于:没有文字记载,也就没有历史,也就没有文明。 因此仓颉创造了文字之后,天上下起了粟雨,鬼神都感动的落泪了,仓颉也被后世尊称为”造字神“,也有说法是仓颉便是黄帝的史官。 历史的艺术魅力于人类是永恒的,这艺术魅力在于人类独有的精神生活。知晓历史,是人类精神生活的固有渴望。

推荐几本书

《简读中国史》- 张宏杰,这是我最近两年读完收益最大的一本书

《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》- 黄仁宇,黄仁宇的书,需要一点门槛,坚持读完一定受益匪浅

《用地图看懂世界格局》-王伟,读懂历史离不开政治,然而,历史、政治、地理、军事等应该煮成一锅粥